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趣闻

宋徽宗后宫的一对闺蜜

    发表时间: 2021-09-28 10:12:35

闺蜜原本指的是闺中的亲密朋友,未出阁的小姑娘们对玩伴的称谓。后来意思渐渐延伸了,不再限于待字闺中的女孩子,凡女性的同性好友——不分婚前婚后——都可以称作闺蜜。女性的闺蜜仿佛男人间的哥们,既意气相投又冷暖相知,关键时候还会相互提携帮衬,这样的才叫真正的闺蜜。

情谊有时能帮一个人很大的忙,要不俗话总说“多个朋友多条路”。但有时,命运作祟,不管是两肋插刀的哥们还是情深义重的闺蜜,常常爱莫能助,各自人生的境遇会呈现天壤之别。

眼下的影视穿越剧里,我们较多看到的是宫中心计,是妃嫔们为邀宠而明争暗斗,你死我活搞得血淋淋的,其实,在身处宫掖这一群特殊身份的花样女子堆里,也讲情分,也有友谊,也交知己,也会彼此结为情同手足的姐妹。北宋亡国之君宋徽宗的后宫里,就有这么一对情谊深厚的女子,在孤寂清冷的宫中彼此关照,时常牵挂,先后得到皇帝的垂幸,都被进封为贵妃、贤妃。遗憾的是无常捉弄人,真挚的友情敌不过家国兴亡的政治风浪,两位私下十分要好的妃子,一个魂断异乡,一个却最终贵为皇太后,得以颐养天年。

徽宗赵佶的这两位妃子,一位姓乔,一位姓韦。两个小姑娘一块儿进的宫,又一起给皇后郑氏当使唤丫头。俩人脾性很合得来,平日里侍奉主子建立起信任和友谊后,遂私下相约结为姐妹,互相发愿说如果来日其中一人先得富贵,一定不要忘了另一个。

宋徽宗首先喜欢上的是乔氏,幸过了几回,觉得不错,封作了贵妃。一朝华丽转身,乔贵妃想起了与好姐妹韦氏的誓约,于是再被召侍寝时,赶上赵佶正大呼快意,她尽情向皇上推荐韦氏。天子都好尝鲜,不久,韦氏接令沐浴熏香被太监宫女们送到了赵佶的龙榻上。韦氏显然比乔氏更让圣上欢心,很快进封婕妤,又迁升婉容。韦氏命好的另一个表现是,她不出一年就给赵佶生了个儿子,母以子贵,身份再向前迈了一步,进封龙德宫贤妃。此后一对好姐妹又可以朝夕相见,共同陪伴在皇上身边,姐妹之情也愈加浓厚。

宠爱与荣华让姐妹俩欢喜异常,只是她们有所不知,二人共同敬仰的徽宗皇帝赵佶,骨子里是个只会风花雪月吟诗赏画的玩乐主子,是个缺少英雄气概的软蛋帝王。北宋在这位风流天子手里一天天贫弱,面对北方凶悍的金人南侵,步步退让,苟且偷安,直到连他的儿子钦宗皇帝一起被金人擒获,山河破碎,皇权旁落,做了人家的阶下囚。

金人的铁蹄踏进首都汴京,活捉了徽钦二帝,将包括乔、韦二位妃子在内的北宋宗室王孙、后宫嫔妃等约数百人一同押解北国上京会宁府(今黑龙江阿城)。

既是一对好姐妹,意味着不仅要“同甘”,更需要“共苦”。遥远而寒冷的北方,囚徒的屈辱待遇,是乔、韦二位与亡国之君赵佶一起要面对的生活。然而世事难料,从这里开始,两人的命运都无法自我控制,友情也再难帮上忙,她们当中,一个必须继续做俘虏,而另一个却要去享她无尚的尊贵与荣光了。

前文提到,韦氏因乔氏的荐举而得徽宗爱幸,为赵佶生下过一个儿子。这个儿子就是北宋亡国后南宋的开国皇帝赵构,——实在是“命里该有终须有”呀,先得皇帝垂幸的乔氏怎么就没能皇家留下个骨血呢!偏安一隅的南宋高宗赵构在杭州重搭台子另唱戏,登基做了皇帝,“遥尊为宣和皇后”,立即给她远在北国被囚的生母韦氏一个显赫的头衔——皇后。作为儿子,赵构可谓用心良苦,他知道在军事难以反击金国的现实情况下,对于他母亲韦氏而言,皇后的身份,既是政治的需要、外交的需要,更是保证慈母不被金人肆意蹂躏、来日得以生还的需要。

宋徽宗和他的皇后郑氏于绍兴五年(公元1135年),因不堪凌辱而死在了五国城(今黑龙江依兰县)。

闻此噩耗,赵构一边哀痛,一边更为他母亲韦氏的生命安全担忧。翰林学士朱震中给他出了个主意,让他立即诏告天下,遥尊母亲为皇太后,给金人设下个投鼠忌器的圈套。随后赵构又以王伦为特使,北上与金人交涉,要求释放我当朝皇太后。金人一口答应,并安排一个叫萧哲的人,作为金国特使随王伦南来,与南宋协商皇太后南返事宜。赵构得信,高兴万分,忙下令给母亲筹建慈宁宫,派莫将、韩恕二位以奉迎使的身份,带人前去迎接母后。可这中间出了岔子,慈宁宫早已建成,金人却迟迟不肯放归韦氏。赵构发毒誓了:“朕有天下,而养不及亲。……。今立誓信,当明言归我太后,朕不耻和,不然,朕不惮用兵。”明告你金人,我赵构把话放在这儿,容我母亲南回,哪怕让我蒙羞让步求和都行,若不放还我娘,不惜与你狗日的拼一死战!

当着金国使者的面强横了一回,退到内殿,赵构把何铸、曹勋两位心腹大臣叫到跟前,悄声叮嘱道:方才朕是吓唬他们,你二人作为特使北上,见着金主子好好求求他,就这样说:我家皇上的母亲在你金国待着,不过就是个老太太,可在我宋朝,那是国母呀,你们没用的,我们有大用场,行行好,放了老太太吧!
精彩文章:埃及金字塔之谜乳房云世界三大自然之谜

经何铸等人的再三交涉恳求,金主子最终答应放还韦氏南归。赵构这边连忙安排参政王次翁为奉迎使,金人派大臣高居安、完颜宗贤专门护送。一路长途跋涉,韦氏终于回到了她朝思暮想的南国,赵构率众大臣亲自到临平(余杭)奉迎,母子相见,喜极而泣。八月份到达首都临安(杭州),韦氏气宇轩昂地住进了华丽的慈宁宫,重新过上了她尊贵风光的生活。在安乐优裕奢华的环境下,韦氏皇太后的日子美美地过了近二十年,活到了耄耋之年的八十岁,寿终正寝。——熟悉南宋历史人应当清楚,岳飞等抗金名将就是在这个老太太南返之前被解除兵权的,这就是赵构的“朕不耻和”的用意所在。

韦氏荣归故里,坐享荣华富贵,她的好姐妹乔贵妃呢?韦氏动身南返的时候,乔氏还活着,乔氏对韦氏的姐妹之情还存于心间。两人临别这天,乔贵妃还颇费了一番心思,“韦妃将还,贵妃以金五十两赠高居安,曰:‘薄物不足为礼,愿好护送姊还江南。’”乔贵妃给金国使者高居安送上黄金五十两,央求他:礼薄不成敬意,但求大人悉心照顾韦姐姐平安到江南。转身来到即将分别的韦氏面前,乔贵妃含泪说了这样一段意味深长的话:“姊善重保护,归即为皇太后;妹无还期,终死于朔漠矣!”姐姐多保重,回去你就贵为皇太后了;妹妹恐怕今生难回故乡,只有终老死在这北方大漠了!不久,也许是抑郁,更有可能是纠结于好姐妹是否真地没听懂她临别的话意,乔氏病痛而死。

一对宫中闺蜜,曾经情同姐妹,同遭国难,共披枷锁,江山离乱中,命运的结局却大相径庭。韦氏因儿子称帝得以云开雾散,再度辉煌;乔氏本先得宠,心系姐妹,真情可鉴,竟以囚徒的身份不得善终,魂殁异国他乡。

史籍中我们未见韦氏设法搭救乔氏的记载,但也没有她南归坐上皇太后的位子后,再不牵挂尚在漠北的好姐妹的只言片语,因此不好妄自揣度韦氏忘恩负义;我们宁愿相信两位的情谊是绝对真挚的,而要归咎的话,那只能归咎于政治,是二人身上后来披上了完全两样的政治外衣所致;如果这一点仍不成立,那就只能责怪命运的不公了。
精彩文章:故宫灵异事件图片巨棺之谜老爷庙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