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通知公告

疫情中的“超级传播者“——伤寒玛丽[疫情科普系列之三]

日期:2020-08-27 15:59:15


在本该欢度春节的日子里,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人们对于鼠年的憧憬。不断滚动播出的疫情报道牵动着每个人的心,其中,一条“女子从武汉返乡,19天至今无症状,5名亲戚确诊新型肺炎”的消息令人格外揪心,如果在疫情中出现了可携带病毒而无症状的传染者,病毒传染源的追溯和防控将变得难以控制。

  在这里,我们并不是说这个女子就是“超级传播者,根据现有的证据,我们能确认她是一个“隐性传播者

  那么什么才是“超级传播者呢?

世界卫生组织提出,把病毒传染给十人以上的病人被称为“超级传播者。例如17年前“非典时期感染一百多人的广州周姓患者,造成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和东直门医院大面积感染的的北京李姓患者等。

  而在人类历史中,也的确出现过令人闻风丧胆“超级传播者”,更可怕的是,此人同时还是一个“隐性传播者

  

19世纪末的纽约马车为主要交通工具(图片来源:百度图库)

   1906年的夏天,银行家亨利·沃伦在纽约度假时,一家11人中突然有6人染上了伤寒,这在他们居住的牡蛎湾富人区是非常罕见的。毕竟伤寒是流传于欧洲贫民窟的噩梦,与他们这里相距遥远。

  

  牡蛎湾富人区(图片来源:百度图库)

   伤寒杆菌的传播途径是粪口传播(新型冠状病毒也有存在粪口传播风险),病菌可通过粪便等排泄物污染水或食物传播,也可通过日常生活接触,苍蝇或蟑螂等媒介传播。

   十九世纪末的纽约是穷人的地狱,每天有大量的粪便、垃圾堆积在街道,而底层民众便是污染的受害者。威廉·麦克尼尔在《瘟疫与人》中提到,“仅就那些死于伤寒的穷人来说,如果传染疫病的虱子还没有把他们送往地狱,别的疾病也会很快把他们带走。”

   银行家无法理解养尊处优的家人怎会突然患上伤寒,便聘请了伤寒研究专家乔治·索伯前来调查。乔治博士仔细对比了牡蛎湾附近发生的几次伤寒疫情,排查了水源、食物、外来人口后发现,每次伤寒爆发时,总能看到同一个名字:玛丽。

   玛丽是个来自爱尔兰的单身女人,做得一手好菜,但巧合的是,她为雇主服务几个月后总会换个地方继续工作,而她的雇主们往往不久后染上伤寒。

  

  伤寒研究专家乔治·索伯(图片来源:百度图库)

  

   乔治博士怀疑是玛丽传播了伤寒杆菌,决定对其大小便样本进行检测。然而玛丽从未有过伤寒的症状,对博士的提议恼羞成怒,电影《伤寒玛丽》中,前来取样的博士被愤怒的玛丽用烤肉叉戳地落荒而跑。

  

 

电影《伤寒玛丽》中:玛丽愤怒地赶走博士(图片来源:百度图库)  

  

   不甘心的乔治博士随即上报卫生部门,玛丽被制服并带回了拘留所,经过检测,玛丽体内存在大量活跃的伤寒杆菌,而她在烹饪前从不严格清洗双手,病菌就这样被送上了餐桌。玛丽被隔离了两年,但在此期间她从未发病。

   两年后,《纽约美国人报》刊登了对玛丽的报道,人们同情玛丽的遭遇,还有人认为这是政府对爱尔兰移民的歧视。尽管乔治博士坚决反对,卫生局主管还是决定释放玛丽,只要她不再从事厨师工作。

   坚信自己无辜的玛丽却并没有听从劝诫,在解除隔离五年后重操旧业,并再次引发一家妇产医院的伤寒爆发。这一次,没有人再同情她,她被带回传染病医院,从此再也没有离开。玛丽一生直接传染了52例伤寒,间接传染不计其数,而她自己始终没有发病,最后死于中风。

  玛丽至死一直生活的隔离医院(图片来源:百度图库)

  隔离医院(图片来源:百度图库)

   对于玛丽为什么不发病,我们可以从伤寒杆菌的生活史中略窥一二。

   伤寒杆菌从媒介进入人体消化道后,通常会有一段7~14天潜伏期,这时候人体无任何症状。而随着细菌不断增殖和侵入血液,释放的细菌脂多糖会引起人体免疫细胞应答,剧烈的免疫反应引起持续高热,导致人体中毒,腹泻、肠道穿孔并伴随特殊的玫瑰疹的出现。

   病人从潜伏期就能通过粪便排菌,病后2~4周排菌最多,有的甚至排菌超过3个月。

   潜伏期的长短受到感染细菌数量以及个体免疫力的影响。玛丽这样的细菌携带者体质特异,伤寒杆菌在体内免疫细胞的围攻下失去伤害宿主的能力,所以玛丽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症状。但伤寒杆菌仍然可以在人体内低水平地增殖并随着人体排泄物排出体外,污染周围环境。

  

  电影《伤寒玛丽》剧照(图片来源:百度图库)

  

  玛丽的故事并没有随着她的死而消亡,直到今天,西方人还会戏称不断换工作的人为“伤寒玛丽”。尽管我们可以推测,在那个卫生意识淡漠的年代,一定不只有一个这样的病菌携带者,但玛丽的传奇经历和她富有反抗性的斗争过程,使得“伤寒玛丽”成为传染病史上臭名昭著的案例。

  个人权利和公众健康的抉择依然在不断引发讨论。对于成为瘟疫传播者的人来说,只要不是像玛丽一样拒不承认或者故意去散播疫情,他们同样是被命运捉弄的普通人,同样值得同情。

  人类与瘟疫的斗争已经持续了几千年,历史告诉我们,疫情总会过去,希望好消息越来越多,希望我们很快都能放松地走在灿烂的阳光下。

  参考:

  百度百科词条:伤寒玛丽

  维基百科词条:Typhoid Mary

  威廉.H.麦克尼尔(WilliamH.McNeill) 《瘟疫与人》中国环境科学出版社

  李兰娟《传染病学》 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欣正人《瘟疫与文明》 山西人民出版社

  王晓华 疾病命名中的错误和偏见 深圳特区报2015-1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