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未解之谜

杨乃武与小白菜冤案的真实故事

    发表时间: 2021-07-11 06:01:55

“一曲冤歌百,长伴遗恨说青天?”这是清杨乃武沉冤昭雪时所发的感慨。他与小白菜的故事可谓家喻户晓,及至今日仍为人们津津乐道,然而,关于这件事,史书上是怎么写的呢?

杨乃武与小白菜冤案:同治十二年十月九日,浙江省余杭县的豆腐店伙计葛品连暴病身亡。第二天晚上,尸体的口、鼻内竟流出血水。葛品连的义母冯许氏见后怀疑葛品连是中毒而死,便与沈喻氏等众亲友商议,请求官府前来验尸。次日一大早,在地保王林位于浙江余杭的的陪伴下,沈喻氏便向县衙提交了杨乃武与小白菜奇案要求验尸的呈词。

杨乃武与小白菜冤案的真实故事

不久,知县刘锡彤率衙役、仵作前来验尸。当时正值中午,死者皮色淡青,肚腹有浮皮疹疱,口鼻内存血水流入眼耳。仵作沈祥认为不似砒毒之征,就说可能是生烟土中毒致死。门丁沈彩泉不同意他的看法,反驳道:“服生烟土皆为自服,是自杀,不是他杀,肯定是砒毒致死”。

沈祥不服,便与沈彩泉争执了起来。本来试毒的银针应该用皂角水反复擦洗,结果也都忘了。余杭知县刘锡彤相信了沈彩泉的话。

又有人跟刘锡彤说,葛品连之妻小白菜与其邻居杨乃武眉目传情,小白菜常到杨家聊天吃饭,杨乃武教小白菜断文识字,两人关系非同寻常。街坊中好事之徒便传言“羊(杨)吃小白菜”。鉴于以上两点,刘锡彤认定小白菜谋杀亲夫,将其带到县衙。几番盘问均无所获,刘锡彤便动刑逼供,一连三拶(挟手指的刑具),小白菜难忍其苦,屈打成招,诬称与杨乃武私通,初五日授与砒毒,谋杀亲夫。

刘锡彤立刻传讯杨乃武,杨乃武坚决否认,怒斥知县诬陷。因杨乃武是新科举人,不便动刑,刘上报要求革除杨举人头衔。然后用酷刑逼杨乃武招供,杨乃武熬刑不过,只得承认与小白菜因奸谋毒之事。至于毒药是从爱仁堂药店钱宝生处买的。

钱宝生被招至县衙审讯时,先说自己名唤钱坦,从没用过钱宝生的名字,再解释爱仁堂是小药铺,不售砒霜。刘锡彤对钱宝生威胁利诱,保证将不追究其责任,钱宝生才作了伪证,出具卖砒文书。

杭州知府陈鲁见铁证如山,便上报浙江巡抚杨昌睿。杨昌睿认为案情大白,依原拟“谋夫夺妇”罪断结,上报部批复执行。

与此同时,杨乃武在狱中写下诉状,让其胞姐杨淑英、爱妻詹彩凤上京向都察院控告,结果被都察院押送回浙。第一次进京上诉失败后,杨淑英便托杨乃武在杭州的同学吴以同帮忙。吴以同恰巧遇上兵部右侍郎夏同善丁忧期满回京,途经杭州,于是向夏叙述了杨乃武之冤案,夏同善答应回京相机进言。

不久,杨淑英与詹彩凤二上北京,在夏同善的介绍下,他们叩遍浙籍在京官员30余人,并向刑部呈上冤状。夏同善找到军机大臣翁同餘,把本案内情面陈两太后。清廷下谕,派礼部侍郎胡瑞澜(时兼任浙江学政)为钦差,在杭州复审。

浙江巡抚杨昌睿调宁波知府边葆诚、嘉兴知县罗子森、候补知县顾德恒、龚心潼随同审理。这次审讯让杨乃武与小白菜看到希望,他们立刻翻供。不料又被施以重刑,杨乃武的两腿被夹折、小白菜的十指被拶脱。他们忍耐不住,终再度诬服。

胡瑞澜将案情报刑部,刑部进行了一番研究后,发现情节有很多不合理之处,于是奏请朝廷。又令胡瑞澜重审,谕明不得用刑。这此,杨乃武拼死翻供。但证人钱宝生已病故,所以无法定谳。

后来,浙江士绅吴以同、汪树屏等三十余人联合上告,请求将人犯解京审讯,以释群疑。夏同善等京官多次在慈禧太后前为此案说话。朝廷下旨,责令杨昌睿将此案所有卷宗、人犯、证人、连同葛品连尸棺押运到京。刘锡彤也解任同行。

光绪二年(1876年)十二月初九日,以刑部尚书皂保为首的刑部官员,偕同五城兵马指挥等地方官,在朝阳门外神会路海会寺前,对千里迢迢从余杭押运抵京的葛品连尸棺,进行当众开验。前来围观者人山人海,包括两个要犯、全部证人、余杭知县刘锡彤、原仵作沈祥、门丁沈彩泉等都排在前排。

打开棺材,尸体皮肉巳经腐化殆尽,只剩骨殖。刑部选调的老练仵作荀义、连顺,由上至下仔细详验,发现死者卤门骨并无红晕浮出,胸部龟子骨、牙齿、牙龈、手指、足趾骨尖及周身大小骨殖均呈黄白色,并无砒霜中毒骨殖应呈青黑色的迹象,尸骨经过蒸煮也没见异常,与《洗冤录》所载正常病死符合。

最后得出权威结论:葛品连确系因病而亡,并非中砒毒而死。刑部官员又当众询问刘锡彤、仵作沈祥当时勘验情况。两人均承认当时勘验存在不符合规定的勘验程序,辨验未真,误将口鼻出血、身上青黑起泡认作服砒毒致死。至此,案情已经基本清晰。

刑部尚书皂保又令案犯证人环跪一圈,当面对质。在众目睽睽之下,没有人敢再胡编乱造。全案的来龙去脉,始末经过,至此全部水落石出。进入下页


杨乃武与小白菜冤案的真实故事

于是,刑部上奏皇上,革去了刘锡彤知县之职。其他与、审理此案相关的100名官员也革除顶戴花翎,永不续用。杨昌浚、胡瑞阐、陈鲁等皆被革职,刘锡彤则被从重处罚,发往黑龙江效力赎罪,且不准收赎。

沈祥被判杖八十并徒刑两年,沈彩泉被判杖一百并流放两千里。小白菜不避嫌疑,致招物议,杖八十,杨乃武不遵礼教,革去举人。至此,历时三年,经过七审七次误判的疑案,屡经曲折,柳暗花明,至此终于大白于天下。时为光绪二年十二月十六日。

杨乃武之案之所以能沉冤昭雪,实际上隐藏着深刻的、尖锐的官场权利斗争。审理过这个案子的浙江一干官员,从县到府到省,全都是曾国藩所统率的湘系军阀的手下,他们靠征战赢得这个职位,并没有太大学识,又缺乏严格的审判经验的教育,所以常会酿成冤案。

即使有了冤案,因同处湘系,官员之间相互袒护,也会使这个案子难以翻案。其实,清廷早就想找到一个契机来弹压湘系军阀的势力,而杨乃武、小白菜案件的发生就是个绝好的机会,最后100多位官员顶戴花翔全部摘掉,永不续用,实际上是清廷借此有意压制湘系军阀。

出狱之后,杨乃武仍回余杭,以养蚕种桑为生,民国三年(1914年)患疮疽不治而死,年74岁。小白菜也回到余杭,终因亲友无靠,衣食无着,入庵做了尼姑,法名慧定。民国十年(1930年)圆寂,年76岁。

热门推荐